人间四月,蔷薇花开好颜色

人间四月,蔷薇花开好颜色

蔷薇色

□芭蕉雨声

日子有颜色,且随时会变,大体上说,旧历四月是粉红色的。春未去,草木已有了夏的妆容,阳光下穿单衣不冷,快步走微微出汗。

红花酢浆草喜欢这样温暖的天气,二十三四度,可以放心将叶间护着的小朵撑开了,先试着崩出两三粒,隔几天再看,粉红连成片。邻家后院不大,设置一条细长水沟,边缘种一圈这个草。背风向阳不缺墒,比河边的开得早,开得有劲,粉红云锦铺地,浅水里有睡莲和小鱼,两棵月季也在开花,每次经过我都站在矮篱前怔一会儿。这家老人不像其他邻居疯狂种菜,只养几样草花怡情,小院很是宁静。

久没爬山,只能依驴友拍的图片来想象我熟悉又不熟悉的太行山野,又逢春,又毛茸茸,又新绿上头。都很忙。活着就是个没完没了的忙,草木忙开花结子,风忙着穿行大地,鸟雀和人为一张嘴奔忙在不断重复的四季。

赵定河边走走,吹吹活泼的风,看看认真开花的棵儿,郁结的心绪会松动松动,慢慢也会想开一些事。紫色鸢尾和红花酢浆草的花色愈来愈烈时,墙头的蔷薇就开了。

人间四月,蔷薇花开好颜色

蔷薇花是我的生日花,所以特别留意它的花事。我不是盼,好花终会来,不盼不等,只是怕错过,错过就跟有罪似的。小区东南角有很长一溜儿蔷薇,随院墙蔓延到街上,已零星绽出几朵,绿叶丛倏忽明亮起来,花墙也显得快活。

迎面又见陌生的熟人,她问我又有啥新发现没有。她比我大两岁,也是辉县人,县西平原地界,对土草土花有着相同的兴味。别看老家没隔多远,对草木的命名却不一样。楮桃,她说构桃。红花酢浆草,跟小时候野地里开黄花的那个是一类的,我叫它酸木浆。她说酸木浆另有其草,长得像野菠菜。我俩曾站在河边聊得很远,聊到同在郑州的各自的母校,隔了一个碧沙岗,一个嵩山路。以“那时候的郑州”为话题,扯得比水流还长。

我遥指篱墙探进头来的花枝跟她说,七姊妹开花了。给她看我拍的图片,说着说着我陪她返回去重看一遍。她稀罕这个花名,恍然大悟后热切回忆着她曾在外地见到的这种花,开爆了就跟瀑布样哗哗往下流。细数数,一簇的花蕾确有七朵甚至十朵,所以也叫十姐妹。眼下初绽放,大姐二姐先到,不用喊,其后的众小妹会咯咯笑着厮跟着朝这儿赶。同科的梅桃杏梨苹果樱桃紫叶李以及各色海棠都开罢了,再羞涩矜持,也该迤迤然出场了。

七姊妹还保守着野蔷薇的性格特质,托叶形状如篦,两侧密生细齿。只是香味不及野蔷薇的浓郁。单瓣香浓,重瓣味淡,想想人世间的人和事,挺有意思。

前阵子见朋友圈一张蔷薇摄影图,高高的墙头垂万朵淡粉色花,小路,清影,慢转弯,我痴痴望了半天。住在那儿的人,经过那儿的人,该多么有福,闻香踏春风,脊背和肺腑都是暖的吧。

人间四月,蔷薇花开好颜色

蔷薇花色很多,深粉,淡粉,粉白,都好看。很女人味的色气。蔷薇茎上的皮刺随花长大变硬,成为可以扎得冒犯者流血的针。它没有害人歹意,只是护花心切。秉性难移,蔷薇从山里来,花头被人搞得繁复不堪,以失香来对抗,我欣赏蔷薇的品性,所以不能既爱它的好颜色又痛恨它的利刺。我不是完人,也不能苛求别谁完美。

养在落地窗下的粉红花朵,一个是红花酢浆草的,一个是烧汤花的。冬天有暖气,它们以为春天到了。我用烧汤花自己结的籽反复种下,它就一茬茬由冬到春反复开花,真够义气的。

2020年4月27日 农历四月初五 星期一 半晴 微风,13到23度。

人间四月,蔷薇花开好颜色

一蓓多朵。

人间四月,蔷薇花开好颜色

七姊妹

人间四月,蔷薇花开好颜色

红花酢浆草 花盆里与窗外河边遥相望。

人间四月,蔷薇花开好颜色

绿成荫

人间四月,蔷薇花开好颜色

白蜡新绿蓊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