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蔷薇

(原创)蔷薇

蔷薇,多美的名字。脉脉含情,低眉浅笑,让人生怜。

我想,给一株植物取“蔷薇”二字做名字的人,定是一位青衣白马的翩翩少年。“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他大概就是一位这样柔情似水的男子吧。

五月的清风,吹落热闹了整个春天的花。春的落寞尚未来得及渲染,骤雨初歇,大街小巷,似乎一夜之间就妖娆起来,蔷薇花织锦似的盛放在路人的目光里。墙头栏梢,粉的、红的、白的,密密匝匝,一墙,又一墙,热烈又芬芳。“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不摇香已乱,无风花自飞”,蔷薇花开在初夏的微风里,开在寻常百姓家,也开在唐诗宋词里。

风轻香细的夏初,走着走着就撞上一架蔷薇,欣喜,驻足,贪婪地用相机把满架的蔷薇花留住。五月的蔷薇是蛊,是惑,是我心头挥之不去的牵念。一堵陈旧残破的矮墙,风儿一吹,就是一道风景,新生的盎然与衰落的沉寂,是昨日和今天的碰撞。一道锈迹斑斑的铁栅栏,雨点儿一落,就落了满目芳华,金属的黯冷遇上生命的蓬勃,刹那间就活了起来。

从前,我家楼下的铁栅栏每至五月便成为蔷薇的舞台。枝枝蔓蔓,清清淡淡,窗子一开,满屋子都是花香。后来,小区规划修整,那一架架蔷薇被连根拔起,香消玉殒,从此,窗下再也不见蔷薇花开。

满目残红胭脂冷,黛玉葬花情为谁?一场花事离人殇,夏雨泠泠蔷薇香。“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黛玉如若不见了蔷薇是不是会更加伤怀?

想起蔷薇就会想起《红楼梦》里那个痴情女孩儿,在蔷薇架下深情地画着青涩的心事。情窦初开的年华,蔷薇尽染相思意。那个叫龄官的女孩儿触景生情,细语呢喃,一遍一遍地画着“蔷”字,风疏雨骤浑然不觉,打湿了衣衫,看呆了宝玉。那个叫蔷的男子,可否与她心意相通,可否知晓她的思恋?爱,生了根,发了芽,葳蕤成荫,开成了一树蔷薇花,贞静纯情。寻常的女子,寻常的爱情,醉了满架的蔷薇。有人说,蔷薇是一朵爱情花,花朵可以飘落,心中的爱永不凋零。还有人把野蔷薇唤作白残花,倔强地开在绝崖峭壁,栉风沐雨,只为爱。“你懂或者不懂,爱就在那里,寂静,欢喜。”这样的爱情总是有些凛然决绝,让人心痛。雪小禅说,她喜欢野生的女子,大概野生的女子就如这野生的蔷薇,开,便灿烂,死,亦绝然。

我喜欢花,各种各样的花儿让我痴迷不已,桃花、梨花、海棠、桐花、莲花……但更偏爱这蔷薇花。初夏,细雨霏霏,窗下盛开着蔷薇花,此情,此景,便是人间好时光。蔷薇,热烈却不喧闹,芬芳又不烈艳。如何让人不爱呢?它没有牡丹的雍容华贵倾国倾城,一朝红颜老却遇薄情;不似玫瑰那么冷艳,贵族身份高高在上,倘若一不小心摔落,便被无情地践踏。蔷薇,是再平凡不过的素妆女子,不施粉黛,不争不抢,安静地装点着寂静的素日流年。花期虽短,却饱含深情不卑不亢地绽放着属于自己的色彩。风吹了,雨落了,花瓣蝴蝶似的舞着,累了,倦了,扑入大地的怀抱,眠去。来年,风再吹,雨再落,又是芬芳满枝头。

蔷薇,蔷薇,还有比蔷薇更动人的植物吗?

蔷薇,蔷薇,今夜我的指尖为你深情地歌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