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清梦,蔷薇花开

江南清梦,蔷薇花开

古巷丁香,小桥流水,一把油纸伞,一位美少女,这便是江南的画卷。

翻过千年,不知是文人墨客诗意的笔墨渐浓了江南的唯美,还是悠久的历史文化重彩了江南的厚实。江南,如一枝莲,娉婷、袅娜;江南,是一幅画,诗意、浪漫;江南,是刻在心中的刺青,缱绻着永不褪色的记忆。

然而,青砖黛瓦,深井落花,那古色古香的美,终究只属于过去,现代化的江南,已匆匆掠过曾经,取而代之的,是时代发展的产物,那温婉的美丽,就像是童话故事里尚存的片段,只存在于从前,只存在于被保存完好的水乡古镇。

江南清梦,蔷薇花开

每每,穿行在车水马龙的现实中,浪迹在钢筋水泥的生冷里,那华丽包装下牵强的笑脸,那浮华俗世中莫名的争斗,令我极度的憎恶与反感。很多时候,望着忙忙碌碌的世界发呆,而我苦苦追寻的东西,终究与我隔着千山万水,隔着一道几世的篱藩。

我如此地向往,那种没有纷争的生活。安静如江南的古镇,虽处于尘世,却不曾沾染半点世故,就那样恬静地存在于时光深处,幽幽然而盈满情趣。

我想,我是属于古镇的,属于老旧的时光,属于清宁与自然,要不然,那些粉墙黛瓦的神韵,那些枕河而居的静谧,那些迎风招展的酒幌,以及袅袅升起的炊烟,为什么总会出现在梦里?

江南清梦,蔷薇花开

无数次想要,远离城市的嘈杂,捡拾起一段闲暇的时光,去水乡古镇,品味那独一无二的美,无数次想要,远离城市的喧嚣,去流淌着诗情的地方,圆难以追随的梦。

设想着,最好是在某个月亮升起的夜晚,在枕河人家的水阁上,泡一杯茉莉香茶,在氤氲缭绕的水气中,推开那扇木制雕花的窗棂,让银白色的月光倾泻进来,铺满临窗的桌子,泼在翻开的书页上,也泼在倚窗而立的我身上,而眼前流淌的,则是月色下泛着星光平静而恬淡的河水。

又或者,在一个细雨霏霏的清晨,撑一把雨伞,独自行走在青石铺就的悠长小巷,听一听雨水滴落在青石板上发出的清韵,让自己散漫行走的足音,回荡在时光的长廊里。

江南清梦,蔷薇花开

抑或,在一个慵懒的午后,坐在水阁边小小的院落里,任午后的阳光温和地照在身上,释一本书,捧一盏茶,盛满一杯浅浅的心思,对着身边那一架开得正艳的蔷薇浅浅的笑。

我是极喜蔷薇的,每当春末夏至之时,正是蔷薇花开之季,那一条条绿色的枝蔓,从土墙上,栅栏处,密密匝匝地垂挂下来,娇俏粉嫩的花朵,蓬勃在绿枝条上,丛丛簇簇,极具张力,那如霞似锦的美,就像是古镇特有的气质,质朴之中,溢满芳香。

每次看到蔷薇,心里总会涌动起一份别样的情怀。透过花与叶的缝隙,我总能看到那个曾经背手含笑的自己,穿一袭淡淡的裙装,领口处,别一枚用蕾丝和锻带制作的蔷薇胸针,或许,正是这枚蔷薇胸针,丰满过人生春天的回忆。

江南清梦,蔷薇花开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其实,蔷薇不只古镇有,在我居住的小城也并不鲜见。

小时候,在一些民居小小的院落里,常见此花,花开正浓的时候,花架上蝶舞幽馨,煞是好看。木结构的楼房,白墙黑瓦,也有落满青苔的石板,也有清凉甘洌的井水。只是随着城市发展,一些我们曾经熟悉和依恋的东西都不复存在,连同小小四合院以及很多舍不得放下的物事,渐行渐远。

江南,水乡;钢筋,水泥;古朴,现代;幽静,喧嚣。

原来,身不由已的,不只是人生。

江南清梦,蔷薇花开

——婉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