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悠悠:一丛蔷薇

一丛蔷薇

作者:清水悠悠

偶见一幅图,亲切徒生,是一丛蔷薇。

绿叶间,朵朵粉花簇缀枝头,花朵不大,花瓣细密,像嫩生单薄的小丫头,却有看得出的几分野性。也许,几百年前,它就是沟渠河道旁的一种野花,没有名字,日升日落里贱生贱长。怯怯之余,它用密布在茎上的刺自我保护,也告诫来人,它,是不可侵犯的。花却极香,隐约溢着丝丝甜。后来,人们爱它的自强自立,喜欢它的真实泼辣,移植过来栽在院子里,给它取好听的名字:蔷薇。

清水悠悠:一丛蔷薇

曾去医院看病,主任医师姓萧,单名一个“蔷”字, 乍看这名心里涌起一股强硬,心念一转“蔷”啊,花呢!清丽的女医生真当这“蔷”字,语调轻柔,笑意浅浅,正是一朵盛开的蔷薇啊!只一眼便能让人记住。

记忆里也有一薇丛蔷,开在岁月的那头,年年鲜艳,永不凋落。也因了它,那段年少被流转成香染的粉红。

儿时记忆里的花不多,蔷薇是最早的,也是离我最近的。三间老房子朝南,老房子的西头拼着小厨房,天井里便多出了一个拐角。爸爸在拐角处搭建了一个鸡窝,现在想来鸡窝也就五六十厘米高,五六只鸡够住的了。鸡窝与正房的小角里栽有一颗蔷薇 。哪年栽的?谁栽下的?我终究没问过,只知道我记事时就有。五月,蔷薇花开,一树浓郁,满枝繁花,正好能覆盖住小小的鸡窝,我相信,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漂亮的鸡窝了。 或者是因为伴着鸡窝,蔷薇很是茂盛,一年能上开半年花。

我们姐妹日日与花并肩,从来不曾掐过一朵,小小的心里拥有的是一树,而不会是一朵。贫瘠的岁月里,爱得非常奢侈,美得非常奢侈!

蔷薇的地理位置极佳,花艳昂昂然,花香款款飞。一家人,出来进去免不了与它照面。妈妈看一眼进了厨房,奶奶看一眼进了房间,也许她们刚才的剑拔弩张,就在这一瞥之间被卸了不少。花,是勾人柔情的猸,花爱里,有多少强硬是不可软化的?妈妈爱花,奶奶爱花,这是共愿的美好。伴着花过的日子谁能说它不好?

清水悠悠:一丛蔷薇

蔷薇摇散人间烟火里的荆棘,在春风里,艳阳间,小院中,肆意妖娆,满院泼香,一院尽是它的风情啊!

唐人高骈的诗最为贴切,“绿树荫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作者简介】

清水悠悠,江苏姜堰人。一位喜欢洗手作羹汤,拈花数流年的女子。

清水悠悠:一丛蔷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