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花为食-玫瑰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唐·高骈

从那婉转的小路一路走来,还未进奶奶的小院,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一架盛开的蔷薇。之所以用“一架”来量化她,实在是因为她太繁茂,几乎匍匐了大半面墙,在绿叶的映衬下,玫红色的花朵把整个围墙装点的姹紫嫣红,熠熠生辉。我常被这一帘幽梦带来的美妙所吸引,她们或激情绽放,或娇羞含苞,又或是由细绿的萼儿包裹顶着一滴晶莹的露珠,又或是迎着那和煦的阳光轻盈的微笑,不管哪一种姿态,都是那么温柔,那么千娇百媚,那么楚楚动人。如果把玫瑰比做是一位骄傲的少女,那蔷薇就是温婉贤淑的可人儿。也正是如此,那些蜂儿,蝶儿,虫儿的小不点,才更愿意接近她,常常围绕在她身边,欣赏着她优美的舞姿……

年幼时候的一次调皮,让我摔进蔷薇从中,身上被小刺横七竖八的划了好些血印,生疼。所以每次从她身边过总要拿根藤条抽打她几下。几年过去,蔷薇却从未生气,反而越长越茂盛了,反倒显得我太小气了,小伤痛都记得清清楚楚。不管怎么,我心里总暗暗和那株蔷薇较劲,觉得她是“坏人”,直到奶奶用她做了一次美食,我才决定原谅他!

蔷薇喜欢太阳,总是中午过后才开的最灿烂,奶奶喜欢在清晨摘下她那将开未来的花蕾,放在盆子里用盐浸泡片刻,然后用大量清水冲洗,赶在太阳最大之前铺在院子里,晒一会太阳后的蔷薇软软糯糯,切成丝,用糖腌渍,放上芝麻碎,核桃碎,青红丝,包在面团里面,再放到平底锅里两面烙至金黄出锅,不待它变凉,我都能吃五六个。柔软肥厚的花瓣外面是酥脆的面皮,甜甜蜜蜜,花儿特有的芬芳为核桃,芝麻加持了特殊的滋味,口腔里,肚子里不仅仅是甜蜜,好像吃过饼子后呼出来的气都是香甜的。奶奶还给这种美食起了一个美丽的名字——蔷薇饼。当我成年后吃到云南一带著名的鲜花饼时,才觉得我们早已是老相识。当然,蔷薇花还有很多吃法,比如炒鸡蛋,但是这种要选盛开时的朵儿,舒展开的花瓣更有嚼劲。还可以调面糊炸,这样的做法要求花朵的形态不是很严格,盛开或含苞欲放的都可。奶奶还会用蔷薇、面和在一起蒸馍馍,白馒头或是带蔷薇芝麻核桃馅的都做过,我个人觉得就单纯的用蔷薇花瓣和面蒸出来的实心馒头更好吃,麦香花香缠绕在一起,很是撩动我心!若是用蔷薇和冰糖加少许蜂蜜一起熬煮,则会得到美味的蔷薇酱,用它冲水喝,夹白馒头吃,或用热热的白水煮鸡蛋蘸着吃又会是不一样的风味。

那匍匐了一墙的花朵,实实在在为我们提供了太多的美味,不必上山去寻,不必费功夫去收集,就只需站在墙边欣赏风景的时候动动手指就能得到一大篮子馈赠,很是省力。年年摘花,花年年都开,越摘越长,越长越摘,盈盈握握一朵朵,常开不常败,不管我们怎么索取,她总是在风起时微微一笑,很是不计较,不管我以前怎么抽打她,她总是能散发出阵阵幽香,从不抱怨。是啊,做人不就应该这样吗?原来蔷薇真的比我高尚!上善若水的道理她至始至终都领悟的很透彻!

很多很多年以后,我还很喜欢奶奶那一院蔷薇,也许当年就是那株蔷薇,在我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那颗种子在我心中生根,发芽,如今已是一院芬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