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周忠应

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第一次见黄珊是在重庆行知学校的游学途中,爱发言爱提问的小姑娘很引人注目,刚开始以为是该学校的高中学生。后来才弄清楚,她是武汉克明的品管员黄珊,在克明工作了4年。一位80后的克明人。

在游学中,我们被分成8个组,每组的组长叫巴长,黄珊被分在我们组,我是巴长。每次我们小组开会,黄珊总是最积极的。最后一天,大部分组停止了晨读,黄珊与孟立志建议我还是组织大家晨读,把稻盛哲学的核心内容读20遍。虽然这次晨读没有进入考评,但我们组成了最后的晨读坚持者。就是这事,让我这个“健忘佬”记住了黄珊。

天气进入了盛夏,我们工会向子公司分工会下发了送清凉的通知,同时,我同黄总下到生产一线慰问一线员工。上周二,我在武汉克明试生产的新车间见到了正在工作的品管员黄珊。此时汗水湿了衣背,但她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生产的每个细节,一个一个地检查。

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黄珊很单纯,也很可爱,一旦跟她打开话匣子,她便把她知道的全都告诉你。就像老家院子里的那株蔷薇,在花开季节,只要你靠近,它就会向你坦开芬芳的胸怀,它的芳香就是跟你的呢喃。

刚到老武汉厂时,那时还是偏僻破旧的厂房,让人很受打击。不过入职那天,在路口却有一位同事来接她。他从路口接下黄珊大部分的行李,领她到宿舍,帮忙打扫了卫生,走时还告诉黄珊有疑问或缺啥都可以去找他。这让黄珊很温暖,大学毕竟不到一年的她,有了人生工作场上第一次的感动。

后来才知道,接黄珊的是她的主管,为了让她尽快做好化验工作,他陪她加班了一个多月。工作之余,他们还分享寻觅美食的生活之乐。武汉克明用同甘共苦的方式,让黄珊顺利融入了公司这个大团队,成了大家工作中互为肩背的拍档,生活中兴趣相投的朋友。今年6月武汉内涝时,离职了两年的前主管还打来了问候的电话。虽然为和父母团聚离开了公司,但是走多远他也放不下曾经的克明大家庭。因为,克明已满满地装在了心中。

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黄珊也在耳濡目染中,学会用行动传承克明人的家文化。她曾用了3个月,教她的下任化验员,从化验室一个个小瓶小杯开始认起,到独立完成化验工作。如今,黄珊从化验员的岗位走到了品管员这个角色。这个小小角色的转换却是她进步的另一个起点。她觉得品管是一个神圣的职业,有着令人充满敬畏的职责。黄珊坚持去每一个岗位、每一个设备中去反复观察,换角度不断琢磨怎样做好品质管控。为了测面团水分和熟化程度,她在不断实践摸索中,争取从动手握到仅目视观察就能判定。她跟包面师傅们学过包面,亲身上塑包机体会封口装袋的诀窍……因为只有自己会做,才能清楚怎样做得更好。前年夏天,黄珊在做碱圆面时进烤房取样品,出烤房就有中暑症状了,接着头晕腿软,摔伤右手臂,一个多星期都使不上力,她连病假都没请。去年冬天下大雪后上班途中她摔伤左小腿,一瘸一拐了一星期,伤处内出血痛了半年都没好,但她还是坚持在岗上班,没向领导提病假。这么拼,员工们私下都叫她“找茬王”,每天猫在车间里给生产工人“找茬”。黄珊觉得这是对她工作态度的肯定,如今到新厂,她还是坚持去边学边“挑刺”。只有不断学习,增加对自身的要求,才会获得品质提升。

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黄珊不是特别的美丽,却有一份特别的可爱。快到而立之年的她,看上去最多16岁,仿佛稚气未干。当你深入她的内心,你会发现她心的强大与对事业的执著,其实这是一种内在的成熟。

“百丈蔷薇枝,缭绕成洞房;蜜叶翠帷重,浓花红锦张;张著玉局棋,遣此朱夏长;香云落衣袂,一月留余香。”明代顾磷的诗韵味悠长,仿佛写的就是我眼前的黄珊,一株正在盛开的蔷薇。

黄珊出生在普通农家,有两个妹妹,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宽裕。小学四年级的暑假,家里遭了贼,家里省吃俭用攒了半年的血汗钱全没了。黄珊的爸妈就带着他们姐妹下地收白菜换钱。一家人披星戴月忙了一个炎夏,几度晒伤,最后,爸妈甚至卖了家里爷爷留下的破铜烂铁,终于凑齐了学费钱。

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如今,黄珊也有了自己的小家,她和初恋的男友,经过漫长的10相恋,去年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今年在武汉买了新房。她记得,大二搬校区时,因为正赶上学校过教育部的本科评估,在学生会工作的她忙得累病了。晚上发高烧爬不下床,他硬是去宿舍接她去市区医院挂急诊打点滴。由于烧得太厉害,她满喉咙溃疡,接下来连续8天咽水都难。他寸步不离,上完课就陪黄珊工作,一日三顿哄她多喝点粥。最后黄珊还是烙下了支气管炎的后遗症,每次感冒必犯。每当这时,他就后悔当时发现晚了,害她日后受罪。每当这时,黄珊心里泛着暖意:这是爱的记号啊!

记忆的蔷薇花虽然没有顾磷诗中的奢华,但那曲曲折折的藤蔓,那淡妆浓抹的花朵,就已足够诗意了;还有那“香云落衣袂,一月留余香”的梵音如缕的香气,微风轻轻一吹,就溢满院落。从黄珊身上我看到的是蔷薇的气质,一种特有的馨香。

其实,在克明,有很多像黄珊一样的蔷薇,每一朵蔷薇都在摇着它重叠的花瓣,每一朵蔷薇似乎都在告诉我,什么是“密叶翠幄重,脓花红锦张”诗句。我仿佛听到了,听到每一朵蔷薇热切的呼唤:要用一季繁华的时间,让绚丽缠绕……

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我在绽放:武汉克明那枝蔷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