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生长的蔷薇」疾病、战争、学术中的女性力量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至今已过去近3个月,此刻仍有无数的医护工作者在第一线奋斗,目前湖北的一线医护人员中,女性占比60%,护士女性占比超过90%。女性在社会角色分工中早已不再是“妇女能顶半天”的存在,部分行业如护理业,缺少了女性工作者将寸步难行。

「逆光生长的蔷薇」疾病、战争、学术中的女性力量

与现在大众对于医护工作者“白衣天使”的印象不同,在20世纪前,“护士”在大众的眼中并不是一个高尚的职业,反而被认为是很没有地位的工作,是只有贫苦低下阶层的女人为了谋生,才肯做的污秽工作,尤其在战争爆发之时,护士更需要随军奔赴战场,不但辛苦而且十分危险。在当时的人们看来:所谓护士大概与仆人、厨师之流差不多罢了。而对于护士认知的改观,还要从一位英国女性说起。

提灯的蔷薇天使

现今国际通行的护士节为每年的5月12日,而在1820年的5月12日,一名女婴降生于意大利一个来自英国上流社会的家庭。因为出生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她被取名为佛罗伦斯·南丁格尔(Florence Nightingale)。

「逆光生长的蔷薇」疾病、战争、学术中的女性力量

(Florence Nightingale 1820.5.12-1910.8.13)

南丁格尔的父亲威廉·爱德华·南丁格尔(William Edward Nightingale)毕业于剑桥大学,是一个博学、有文化教养的人,为她提供了古典书籍、数学、哲学和语言等方面的教育。南丁格尔从小就经常照看附近村庄的病人、残疾人,除了对他们进行护理外,南丁格尔还对他们进行安抚,以缓解病者的痛苦。正是受到从小对病患者照料经验的影响,在后来面对职业生涯的选择中,南丁格尔在主妇、文学家、护士三者中,毅然地选择了成为护士。当时她的父母反对她做护士,认为有损家庭荣誉,但封建意识、社会影响从未使她失去做护理工作的决心。

南丁格尔利用到欧洲旅游的机会,了解各地护理工作,她的护士生涯正式开始于1851年,她在德国西泽斯韦特以女执事的身份首次接受为期四个月的护理培训。在培训期间,她亲身体会到护理工作为病人解除痛苦、给予精神安慰必须付出多方面的辛勤劳动。1853年,她在伦敦担任了妇女医院院长。次年,克里米亚战争爆发,她受政府的邀请,带领38名妇女,于1854年10月21日离开伦敦,启程前往克里米亚。

「逆光生长的蔷薇」疾病、战争、学术中的女性力量

(1975-1992年间发行的10英镑面值纸币上,正面为伊丽莎白女王二世,背面为南丁格尔)

克里米亚战争初期,英军在伤病员救护上同法军有着显著差距,法军不仅在战地急救、医疗组织上优于英军,在护理上也取得了领先。依靠天主教会St. Vincent de Paul慈善女子修会的有序组织,相当数量的优秀女护士在法军中服务。而受之前在游学欧陆期间的影响,南丁格尔也学习女子修会的护理组织方式,在英国开拓女子护理事业。

南丁格尔一行护士在1854年11月抵达克里米亚时,她们发现医护人员过度劳累,伤兵未得到适当的照顾,同时卫生条件未被重视,大规模感染是非常常见的。很多士兵并不是死于战场,而是死于战后的感染。在战争期间,南丁格尔了解到,卫生条件的改善能够有效地降低死亡率,于是她克服种种困难,致力于改善医院后勤服务和环境卫生,建立医院管理制度,提高护理质量。事实证明,南丁格尔的措施是行之有效的,不久之后伤病员的死亡率就从42%急速下降到2%。

「逆光生长的蔷薇」疾病、战争、学术中的女性力量

(位于伦敦滑铁卢广场的提灯铜像)

在克里米亚战争期间,南丁格尔除了出色的组织才能,她对伤员的关怀和爱护同样感人至深。她协助医生进行手术,减轻病患痛苦;清洗包扎伤口,护理伤员;替士兵向家人写信;掩埋不幸的死者……每天往往工作20多个小时。每当夜幕降临时,她会提着一盏小小的油灯,沿着崎岖的狭路,在4英里之遥的营区里,逐床查看伤员。

士兵为了表示对她的感谢,甚至会挣扎着起身,屈膝跪坐亲吻南丁格尔浮动在墙壁上的身影。这就是所谓的“壁影之吻”,而南丁格尔也因此得到了“提灯女士”(The Lady with the Lamp)的称呼。

「逆光生长的蔷薇」疾病、战争、学术中的女性力量

(南丁格尔在圣托马斯医院 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非修道院形式的护士学校,目前是伦敦国王学院 中的一部分)

除此之外,南丁格尔还有相当卓越的数学、统计天赋,是视觉表现和统计图形的先驱,为了向不会阅读统计报告的国会议员描述克里米亚战争的医疗条件,她使用极座标圆饼图来说明在她管理的野战医院内,病人死亡率在不同季节的变化。后来这种圆饼图便被称为“南丁格尔玫瑰图”。

「逆光生长的蔷薇」疾病、战争、学术中的女性力量

(南丁格尔玫瑰图)

南丁格尔在1859年被选为英国皇家统计学会的第一个女会员,她后来成为美国统计协会的名誉会员。在1907年,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将功绩勋章颁授给了南丁格尔,这也是首次授予女性。南丁格尔在数学、统计学上获得的杰出成就无疑使那些认为“女性不擅长数学”的性别歧视与偏见不攻自破。

然而即便有南丁格尔这样杰出的女性存在,在20世纪,女性的学术地位依旧不被认可。说到对女性的学术歧视,就不得不谈到如今英国最顶尖的女校:Wycombe Abbey。创立Wycombe Abbey的第一任校长Dame Jane Frances Dove是英国的女性平权运动者,她一生除了创立Wycombe Abbey之外还创立了其他的女校,致力于维护英国女性平等的受教育权利。而这位女校长自身却受到了英国学术界不公的待遇。

「逆光生长的蔷薇」疾病、战争、学术中的女性力量

(Wycombe Abbey School)

Dame Jane Frances Dove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的Girton College,但由于当时的大学拒绝授予女性学位,故她最终并没有取得相应的学位,取而代之的是获得了“汽船女士”(Steamboat Ladies)的称谓。汽船女士是对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女子学院的一些女性的昵称,因为这些女性通常都是乘坐汽船前往都柏林接受大学教育,故以“汽船女士”来称呼这些被拒绝授予学位的女性。

「逆光生长的蔷薇」疾病、战争、学术中的女性力量

(不被大学授予学位的“汽船女士”们)

尽管随着后来女性平权运动的崛起,如今的女性已不再会被拒绝授予学位,进入英国大学、接受高等教育的几率也与男性相差无异,然而包括Wycombe Abbey在内的相当一部分女校却依旧保留了下来。除了英国传统的单一性别教育影响外,更重要的一点是女性在女校中能够受到更全面的教育,入读女校的学生在数学、科学等常规认为男性更有优势的学科中要比入读混校的女性更加自信。而对于各项体育项目的参与积极度也更高,对于女校的女学生而言,没有什么事是“女生不应该做的”或“女生做不到的”。在女校就读的女学生也有更多担任领导的机会,能够让女性积累更多的领导力经验。

「逆光生长的蔷薇」疾病、战争、学术中的女性力量

(英国CEC慧留学学员收到的Wycombe Abbey录取通知书)

在战争时期,女性以自身乐观、积极的精神影响着周围的人,安抚伤员的病痛、疏导心理压力。在现代社会中,女性也同样扮演着不可或缺的社会角色,领导人、医生、警察这些职业也不再是男性的专属。尽管在时代的发展中,女性争取平权的历程往往是困难重重、充满阻碍的,但她们仍旧如同逆光生长的蔷薇一般,坚韧而绚烂。

「逆光生长的蔷薇」疾病、战争、学术中的女性力量

(1940年,在德军轰炸考文垂后, 一位优雅的女士踩着废墟, 前往邮桶寄一封不知何时能被收到的信)

最后,引用一句Wycombe Abbey的校训:In fide vade Go in faith(在真正的信仰中前进),祝各位女性同胞节日快乐!

「逆光生长的蔷薇」疾病、战争、学术中的女性力量

(1940年11月4日,伦敦一位新娘正在离开她刚被轰炸的家前往自己的婚礼)

参考资料:

https://wiki.mbalib.com/wiki/%E5%BC%97%E7%BD%97%E4%BC%A6%E6%96%AF%C2%B7%E5%8D%97%E4%B8%81%E6%A0%BC%E5%B0%94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C%A6%E6%95%A6%E5%9B%BD%E7%8E%8B%E5%AD%A6%E9%99%A2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C%97%E7%BE%85%E5%80%AB%E6%96%AF%C2%B7%E5%8D%97%E4%B8%81%E6%A0%BC%E7%88%BE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6%AE%E6%80%A7%E5%88%A5%E6%95%99%E8%82%B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eamboat_ladie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nk_of_England_%C2%A310_note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gallery/2012/aug/31/cecil-beaton-war-photography-picture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